【走街串巷访百家】刘刚 让盐碱地变成希望的田野
  来源:黑龙江日报客户端  作者:霍永祥 本报记者 程瑶 邱成
2019-12-03 10:34:57

demo.jpg

刘刚正在电脑桌前正用手机直播给粉丝们介绍刚刚磨完的有机大米。

demo.jpg

设备出现故障他亲自修。

日前,记者走进肇东市昌五镇种粮大户刘刚的粮食晾晒场,看到现场的工人正热火朝天地给新收获的水稻扬场除杂。“虽然我们这几天已经加工了3000斤大米,仍是供不应求,你看门外停着的小轿车,都是等着装新米回去的。”刘刚喜滋滋地告诉记者,他的大米如此受欢迎,不仅是因为他的大米是盐碱地里长出来的,还因为他有一整套远近闻名的独特耕种方式:大豆做底肥,弱碱水灌溉,人工除草和清虫。“我种出的粮食不仅绿色有机,没有污染和有害物质残留,而且还是有益人体健康的弱碱性功能食品。”

demo.jpg

他家榨油厂生产豆油成了抢手货。

demo.jpg

经过几年培育出水稻新品种。

现年53岁的刘刚是昌五镇二街村农民,也是刘刚家庭农场的负责人。早在1995年,刘刚就因为在“盐碱卤水硝,谁种谁遭殃”的盐碱地里试种水稻而出了名。“我就出生在盐碱地地区,盐碱地里不长粮食,是千百年来的普遍认知。但我天生就是犟,我就不信这个邪。我立志要把家乡贫瘠的盐碱地变成希望的田野。”刘刚告诉记者,彼时,凭着脑瓜活、能研究事,他已经通过开粮店、办酒厂积攒了100多万元。进行第一次尝试时,他怕失败了家乡人笑话,所以选择花12万元在肇源承包了600亩盐碱地。没经验、没技术,第一年刘刚的20多万元投入血本无归。第二年,遇上干旱,同样是颗粒无收。一年连一年的失败,让刘刚的头脑逐渐冷静下来,意识到这不是一个单项问题,而是一个系统的问题。第三年,他从省农科院聘请专家进行指导,投资40多万元对盐碱地进行改良。水不行,就安装净水设备,把盐碱水过滤成可以直接饮用的弱碱水;土不行,就利用秸秆还田技术改变土壤结构;栽培技术不行,就到外地钻研学习。功夫不负有心人,通过放水洗地、软化土壤、施用农家肥、放养鱼鸭、活泛水土等一系列操作,盐碱地上庄稼长势喜人。没想到丰收在望时,一场百年不遇的特大洪水又将刘刚的希望彻底冲跑。此时的刘刚为了改良盐碱地,早已将酒厂、粮店、门市房等一一“变卖”,几乎一无所有。

demo.jpg

农民在他家的家庭农场打工。

demo.jpg

用秸秆当肥料为明年准备。

1999年秋天,刘刚的盐碱地上终于收获了400亩水稻,加上稻田养鱼、养鸭,纯收入达到20万元,刘刚这个近一米九的“大块头”喜极而泣。随着经验的不断积累,他不断扩大治理盐碱地的面积,并开始向盐碱地要产量要质量。他采用人工拔草取代除草剂,用农家肥、有机肥取代化肥,用自然杀虫、天敌灭虫取代农药,通过人工除草、培苗、疏松土壤,使上下层土壤中的水、肥、气、热得到贯通,进而提高农作物产量和产值。从肇东、安达到肇州、肇源及内蒙古等地,刘刚改良的盐碱地累计达到一万余亩,让一片片“不毛之地”变成了高产良田。省农科院耕作栽培所的王连敏博士告诉记者,“不论是治理盐碱地的质量还是数量,刘刚都堪称中国成功治理盐碱地第一人”。2003年,刘刚被农业部授予“全国种粮大户”称号,2006年,他获得“龙江记忆十佳人物”的称号。

demo.jpg

5198亩玉米喜获丰收。

demo.jpg

抢抓冬季封冻时间差,加快土地平整改造,稻田由小池变成开阔的大池,既能减少池梗占地,又能增加水田面积30余亩。

demo.jpg

秸秆都打成了包。秸秆块用来沤肥,取代一部分育苗土,具有疏松土壤,提高育苗成活率。

2016年,刘刚又开创性的在昌五镇改良盐碱地用弱碱水种植水稻,不但改写了昌五镇无法种植水稻的历史,并且打出了高产粮,亩产优质水稻1000多斤。看到昔日白茫茫的盐碱地,长出了植株壮、分蘖早、抽穗大、籽粒饱的水稻,周边的农民兄弟们纷纷前来观摩,刘刚毫不保留,把技术倾囊相授。为了做好“种植+储藏+销售”这篇新文章,促进产业深度融合,他的家庭农场随后还投资建设了弱碱水稻加工厂,以及杂粮、小麦等优质农产品精深加工生产线,注册了品牌商标,迈出发展新时代现代农业的第一步。“我的‘弱碱水稻’采用天然的日光晾晒而非烘干塔烘干,不抛光、不色选,手工筛碎粒、挑杂粒,不添加香精及其他任何人工合成的添加剂。这样传统方式生产出的优质有机大米已远销北京、天津、上海、哈尔滨等地。”刘刚告诉记者,目前,他家庭农场年经营土地已达8000亩左右,包括玉米5198亩、大豆1200亩、水稻1000亩以及小麦杂粮蔬菜等,2017年还被评为省级示范家庭农场。

滴滴、滴滴……随着一串清脆的提示音,刘刚熟练地查看着自己淘宝网店收到的新订单。昔日的农民,也赶了一把潮流,把从盐碱地治理到种植的照片、视频一点点“搬”上网络,将“互联网+销售”模式做得有声有色。“这玩意儿还真行!订购大米的客户非常多,平均每天能接到一二十个订单。”带领农民兄弟从“田间地头”直接转到“市场端头”的刘刚喜滋滋地对记者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