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沐“三春晖” 聊寄“寸草心”
  来源:黑龙江日报客户端  作者:施立夫
2020-09-09 16:59:47

能遇“经师”已非易事,而我却在求学时遇到了既是经师又是人师的刘老师,何其幸运!


出一本书是我一直以来的愿望。书稿写好后,要找人为我作序,刘敬圻老师的名字理所当然地率先进入我的脑海。她是一个对我的人生产生重要影响的人,是我上学时就觉得“高山仰止,景行行止”的老师,学识、修养、人格等均堪称典范,当然是作序的最理想人选了。
然而,顾虑也随之而来。其一,我略显稚嫩的作品,刘老师能看得上吗?万一她觉得为我作序,是件丢“身份”的事,我该如何是好?其二,刘老师已然年届八十,万一作序的事给老师添了麻烦,我如何过意得去呢?我内心实在是太渴望刘老师的序言了,就像认认真真写完的作业交给了老师,期待看到评语一样。于是,我打消了所有的顾虑,壮着胆子抓起了电话。
电话另一端,刘老师的声音一如十几年前给我们上课时,亲切自然,娓娓动听。听得出来,刘老师终究还是忘记了我,这也难怪,她从教近六十年,教过的学生不可胜数,我又无甚佳绩,因羞愧而疏于问候。聊着聊着,我谈起了写序的事情,她略微迟疑,然后怯生生地问:“你的书里没有你的工作总结吧?”我对书稿内容大致做了介绍,刘老师答应了。当我说我在伊春工作的时候,刘老师的情绪忽然起了变化。她说:“陶老师的第一个工作地就是伊春……”然后她跟我讲起了已故丈夫陶尔夫先生在伊春工作的点点滴滴。说着说着,在电话里的刘老师开始动情地大段大段地背诵陶老师写于伊春的诗歌,我瞬间感动了。电话的另一端是一位八十高龄的老人,在背诵已故去近二十年的丈夫写于半个多世纪以前的诗歌:白的飘的云/绿的静的山/桃花水的香气/送来小兴安岭的春天/桃花水送下多情的花环/红色花瓣吻着潮湿的堤岸/林业工人驾木筏流过时/迷人的鸟儿在密林中高呼/哥哥,再见!
demo.jpg
金柏松油画作品《我的老师和我的孩子》

为我写序的时候,刘老师身体状况并不好,有膝盖之疾、头痛之疾,我很过意不去,电话中虽未明言,但已流露出些许不必勉为其难的意思。刘老师详细地向我诉说了这一时期与医院各种器械亲密接触的经历,最后得出是因为牙齿的原因而导致了头痛,如今已无大碍,并对我寄去的书稿说了一些中肯的鼓励之语,听得出来,寄去的书稿她是满意的,我心稍慰。“写文章我不是快手,不像陶老师才思敏捷,你要耐心些。”过了些时日,我收到刘老师寄来的著作《明清小说补论》(三联书店,2004年版),扉页上写着“请王波学弟存正”,让我惶恐不已。随著作一同寄来的还有她认为或有问题的我的几篇书稿,朱笔仔细批注,密密麻麻,一如当年为我批改作业,大多是商榷的口吻。有老师谦逊如此,学养如此,幸甚至哉!
冬去春来,时间大概过去了三个月,在一个温暖的日子,刘老师发来了她为我作的序。读后,我更加感动了。一方面我感慨于“‘庾信’文章老更成,凌云健笔意纵横”,另一方面我则感慨于老师为我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学生竟然花费了这么多的心思和气力,这篇序写得实在是太认真了。这篇题为《岁月有痕》的序言,洋洋洒洒近五千字,写得汪洋恣肆、饱蘸深情,既有对文稿中肯的评价、冷静的分析,又有对我绵绵的鼓励、殷殷的嘱托。一位身体状况不佳的耄耋老人,只是为了自己已经淡忘了的学生一个电话的请求,便在稿纸上殚精竭虑一个一个字地写了五千言。我既有无尽的感动在心中涌动而无法言说,又有深深的自责挥之不去,觉得自己是个给老师添麻烦、不省心的学生。
demo.jpg


《静谧之美·校园的窗》 布面油画  40×80cm  欧阳超英

又过了一段时间,刘老师打来电话说:“我找文学院辅导员调出了你当年的成绩,你的毕业论文成绩是优秀。所以序言中‘尽管他在读本科期间听过我的基础课和专题课,也曾就他的一篇论文面对面地商讨过’一句,‘论文’二字前我想应该加上‘优秀’两个字。”她说得轻描淡写,我却听得五味杂陈。我已毕业十二年,从那么多学生的成绩中要翻检出我的个人成绩谈何容易啊。而做这许多工作的目的只是为了不抹杀学生当年的一个小小成绩。有老师严谨如斯,扶掖如斯,幸甚至哉!
刘老师再次打来电话跟我商量:“序言《岁月有痕》在你的书没出之前先发表出来,可以吗?也算提前给你的书做做宣传。”我当然求之不得。随后,《岁月有痕》在省报发表出来了。我的同学读到后说:“刘老师的序盖过了你书中所有的文章。”我开玩笑般回答:“我听懂了,你是说我‘人’长得极丑,却偏偏找了顶漂亮的‘帽子’来戴!”同学说:“关键你这顶‘帽子’实在是太漂亮了!”过了一会儿,同学平静地说:“刘老师若走的不是治学的路而是文学创作的话,那她也一定会是个非常优秀的作家。”我半晌无言,惟深以此论为是。
古人云:“经师易遇,人师难遭,愿在左右,供给洒扫。”在学风与人心都日益浮躁的当下,能遇“经师”已非易事,而我却在求学时遇到了既是经师又是人师的刘老师,何其幸运!我不能在其左右,供给洒扫,只好更加努力地教书育人、潜心创作,争取更大的成绩以使恩师更加宽慰。除此以外,也只能在内心中默默地向恩师鞠躬致意,并恭祝健康长寿了。

作者简介

demo.jpg

施立夫,原名王波,1979年生于穆棱,黑龙江省作协会员,在《星星》《飞天》《北大荒文学》等报刊发表各类文章数百篇,有诗歌、散文多篇(首)入选各类选本。

杨铭|编辑

那可|责编

施虹|监制

来稿邮箱:a84655106@163.com